芝麻的鄉野軼聞

印度古老醫學

芝麻傳入印度後,印度人馴化野生芝麻,進行品種改良,能收穫更多芝麻的種籽。在印度河平原上、距今有五千年歷史的古城哈拉巴(Harappa,今位於巴基斯坦境內)遺址,被考古學家發現大量碳化的芝麻化石。

芝麻年年豐收、產量變多,古印度人利用芝麻更加大手筆,從飲食、祭祀到醫療,都大量使用芝麻。像印度教認為芝麻代表不朽與吉祥,視芝麻為素淨的祭品,進行祭祀儀式時,印度教徒會將黑、白芝麻混合米粒,敬獻給眾神與祖先。

芝麻油含有抗氧化成份,並能滋潤乾燥的肌膚,溫暖發冷的手腳。有五千年以上歷史、全球最古老醫學的印度阿育吠陀(Ayurveda)療法,利用清澈的白芝麻油為病人按摩。例如在此療法中的希羅達拉(Shirodhara)額頭淋油療程裡,治療師在病人額頭的眉心上(印度人強調眉宇之間有第三眼),慢慢滴下微溫的白芝麻油,協助病人放鬆壓力,達到身心平衡。

中國延年益壽的養生好物

兩千年前中國漢代通使西域的張騫,循著當時大漢帝國與歐亞各國貿易交流往來的絲路,將芝麻從中亞的大宛帶回中國栽培。當時,漢代稱外國人為胡人,而來自於西域中亞胡人之地的芝麻,也就被冠上「胡」字,稱為胡麻,並沿用至今。從西域引進中國的芝麻,是原先被埃及、中東地區馴化的品種,香氣濃、油脂豐,深受漢代民眾歡迎而被大量種植,廣用於飲食烹調。

芝麻有益人體健康的營養價值,被中國人深深領受。在中國現存最早的醫藥專書《神農本草經》記載著:「胡麻,味甘,平。主傷中虛羸,補五內,益氣力,長肌肉,填髓腦。久服,輕身、不老。」明朝名醫李時珍更在他的醫學大作《本草綱目》中,針對芝麻的療效、服用方式,做了一番深入解釋的仔細說明。

喜歡美食、注重養生的北宋大文豪蘇軾,熱愛食用芝麻,除了寫了不少有芝麻入菜的食譜外,他吃大量的黑芝麻治
癒痔瘡,並用芝麻花朵擦拭皮膚上的小丘疹,消除這些長在身上的小肉丁。許多鑽研長生之術的道士,視芝麻為永保青春的仙家食物。在南北朝誌怪小說《幽明錄》中有一篇「劉晨阮肇」的故事,談到在漢明帝永平五年時,判縣劉晨、阮肇為了煉丹,一起去天台山採藥,卻迷路困於山區。後來,這兩人在山區遇到兩位美女,美女邀請他們回家同住,成為夫妻,並常常煮芝麻飯請他們吃。後來,劉晨、阮肇想家,得到美女批准返家探親。結果回到家鄉,發現人事已非,原來他們在山上半年多的時間,家鄉已經過了七個世代,而他們因為常吃芝麻飯保有青春,未見老態。
 
唐朝詩人王昌齡在他的《題朱煉師山房》詩中寫道:「百花仙醞能留客﹐一飯胡麻度幾春。」也強調胡麻的養生好處。

曾是台灣重要輸出農產品

台灣在隋代時,即開始種植從中國引進的芝麻。居住在台灣西部平原上的平埔族人,懂得栽種芝麻,並將芝麻搭配主食小米一起食用。在17世紀後期,來台灣做生意的漢人向平埔族大量收購芝麻,用商船運回中國銷售,這也使得芝麻成為18世紀台灣重要的輸出農產品之一。
台灣一些盛產芝麻的地方,更以芝麻取地名,例如雲林口湖昔日遍植黑芝麻,舊名為「烏麻園」;嘉義新港多栽植芝麻,古稱「麻園寮」。

歐洲~奧林匹克選手吃芝麻養體力

芝麻經由埃及的貿易活動,傳到了希臘、羅馬,古希臘、羅馬人將芝麻視為有益健康的高檔食材及重要農作物。當時希臘醫學家、也是後來西方醫學之父的希波克拉底(Hippocrates),提倡「食物即醫藥」的觀念,鼓勵人們多攝食有高營養價值的芝麻。像參加奧林匹克競賽的選手,需要消耗大量體力,都會在賽前多吃芝麻,補給充足的熱量。
 
而古希臘眾多城邦之一的斯巴達,崇尚武力,以嚴格的軍事教育訓練出強壯的士兵。平日軍隊的將領要求這些士兵攝食芝麻,甚至還帶著芝麻上戰場當作兵糧,攝取芝麻的營養,維持及恢復體力。


一般的希臘、羅馬民眾則拿芝麻,混合些蜂蜜,烘烤後做成芝麻片,當作日常生活食用的點心。



  相關標籤: 芝麻油  芝麻